你的位置:华锐配资平台_华锐配资平炒股公司_华锐配资平平台开户 > 华锐配资平炒股公司 > 轻舟“难”过万重山?2024年环境企业瞄准新质生产力
轻舟“难”过万重山?2024年环境企业瞄准新质生产力
发布日期:2024-03-21 09:14    点击次数:132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当前的环境产业状况,那就是‘轻舟难过万重山’。当然希望还是有的。环境企业要形成真正的新质生产力,必须加快在新的业务领域拓展和探索。”今天(1日)上午,在2024环境企业家媒体见面会上,环境商会首席环境政策专家骆建华说。

  每年的3月1日,环境商会都会雷打不动地邀请数十位记者与环境企业家们座谈。

  在回答记者有关“环境企业家对2023年市场有什么感受,对2024年有什么预期,是乐观还是悲观”的问题时,骆建华说,“十年前,在制定环保产业规划时,曾提出一个目标,就是培育50家营业收入过百亿元的环保企业。十年过去了仍没有实现。当时的环保行业,我形容是‘满天星斗,不见月亮’,就是一堆小的没有大的。那么现在,这个行业应该是‘灯火阑珊,星光暗淡’。”

  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近期发布的行业调查结果显示,2023年,部分生态环保企业生产经营遭遇了一定困难。受经济下行、需求波动等影响,产业整体营业收入增长压力较大,经营成本上升,经营利润继续呈现下降趋势,应收账款保持高位增长、账期持续延长,陷入经营困难的企业数量进一步增加。

  据业内人士估计,目前超过五成的环保企业营收下滑、净利润下降。“眼下的环境企业境况已经大不如前了。”环境商会秘书长马辉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环保产业出现目前这种低迷的状态,原因是什么?是短期的还是周期性的。骆建华分析,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行业定位问题。他说,环境企业除PPP搞脱硫脱硝之外,大部分是做污水、垃圾处理的。这个行业在20多年前被定位为市政公用,也就是公共产品,属性是非营利性、非竞争性、非排它性,而且很多是垄断行业。“一个县城建了一个污水处理厂,那污水自然就交给这家企业去处理”。更关键的是污水处理费、垃圾处理费都是政府定价,而不是市场定价,涉及更多的国计民生而不是市场竞争。但后来,很多污水处理厂运行效果差,政府要推进市场化。当时的模式是一边政府向老百姓收污水处理费,一边把污水处理费转给污水处理企业,解决了收费机制的问题。这个模式没有问题。但后来,行业定位发生变化,环境企业走向市场,内卷、竞争加剧。

  骆建华说,第二个是PPP模式顶层设计出了问题,“因为PPP项目大部分都是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比如河流污染治理、湖泊污染治理。由于历史原因根本找不到责任方,也就根本没人来付费,政府没有钱,就让企业通过融资去解决污染问题。”但等到企业融了很多债和银行贷款做PPP项目之后,政府又没有收费机制,钱不知道从哪出。很多企业还不上债,资金链断裂。

  “第三个是企业本身的问题。”骆建华说:“如果把环境企业比喻为登山者,那么作为一个登山者,这几年有一些环境企业跑错了山坡,环境企业不是投资公司,也不是平台公司,它应该是环境信息、技术提供商和环境服务供给者。”

  媒体见面会上,环境商会会长、清新环境总裁李其林对记者表示,从各项数据和市场表现看,受多重因素的影响,当前环境产业处于大规模基建热潮退去之后的一个调整时期,一方面行业增量空间相对有限,传统环境市场需求趋于稳定,整体面临一个增长慢、盈利难的困境。另一方面传统产业模式进入一定的瓶颈,很难在现有的机制和模式下寻找新的增长点。

  “转型升级是当下所有环境企业面临的关键问题。”李其林说,很多环境企业在发展战略、技术研发、企业管理组织架构等方面都存在提质增效的空间,包括研发新技术、探索新模式、构建新业态。

  李其林表示,新质生产力本身就是绿色生产力,必须加快发展方式的绿色转型,环境产业要形成真正的新质生产力,必须抓住“双碳”带来的机遇,在新的业务领域拓展和探索。

  环境商会常务会长、威立雅中国区高级副总裁黄晓军在媒体见面会上也表示,“术业有专攻”,环境企业可以利用其在环境领域的优势,参与到可再生能源和生物质能源的开发,助力减污降碳协同增效。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媒体见面会上,骆建华又用了宋代黄庭坚这句话来形容眼下环境企业家们此时的心情。李其林表示,推动科技和社会创新必然要经历各种困难和调整,前途一片光明,但脚下的路永远都不会是一马平川。



相关资讯